Posted & filed under 未分类.

被你所信任的人背叛是一种很惨痛的经验。我也曾被背叛过好几次。取自于我2017年6月17日的脸书贴文:

他们做的事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有两个相识多年的朋友最近令我大失所望。一个说服我借他一大笔钱让他度过难关,可是之后他却突然销声匿迹了。而另一个则把我高度机密的商业资料透露给我的竞争对手。这不关乎他们拿走我什么,而是我全然不相信他们会这么做。 我们有时候会感觉到被背叛,但我们选择原谅和修复我们的信任和友谊。那是如果我们认为我们的关系是值得补救的话。而有时候,那种背叛是多么的明显,但我们无法相信我们所看到的。但我们必须相信我们所感觉到的。 你还记得你曾被背叛过吗?

Cherie Tan: 我在18岁的时候被我一个很亲近的朋友背叛过。自此之后,我学习到在什么时候要把哪些人从我的生活中移除,以及在什么时候继续向前。我其他朋友问:“过了这么久,你还生气她吗?”而我的回答是:“你认为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在她身上和生气她吗?我人生中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去专注。”我们选择原谅愧疚的一方,并不代表我们会让他们再进入我们的生活。

P.S. 我为你感到难过,你的朋友居然采用这种低级的手段以得到金钱利益,要为你不是他们那种人而感到有福。有一个明星曾在一个节目上说道:“我不会期望跟我借钱的人还我钱,我只希望他们能过更好的生活。”我的妈妈也常说:“如果他们有头发,谁会要秃头?”

“原谅不代表接受他人的行为。原谅只是防止他人的行为破坏你的心情。” – 不详

 

Hyp Y Paraffinum: 绝对是。钱没了是一回事,但友情没了伤害更重,而生意伙伴的背叛伤害则更深。很多人奇怪为什么我总是比较喜欢独来独往,因为我只选择为某些人敞开心胸。与忠诚和我愿意信任的人肩并肩一起奋斗。这不是因为我是圣人,而是因为我选择不要去质问他们的行为,以免伤害更深。

对你的朋友而言,他太尴尬去面对你,或去承认他真实的财务困境。所以,与其与你对质,他选择躲起来。

而你的另一个朋友也许是妒忌你。我们有这种“朋友”,他们会时常与你联络,不是因为他们关心你,他们只是想知道你怎样了。远远的观察你的一举一动。第一,你受挫会是他们最好的消息。或第二,他们可能是笨蛋。他们不懂得如何克制自己,对你的计划感到太兴奋了,然后跑到竞争对手面前扬言你的计划,以为他能吓倒你的竞争对手。

 

我在2017年6月12日至2017年6月18日的其它脸书贴文:

2017年6月12日

聪明,但始终是人类: 我不是爱因斯坦,但我有幸与非常聪明的人一起工作。如果说他们是什么都懂的超级人类,这是不正确的。他们或许会挣扎一些跟我们不同的问题,但他们始终还是人类。 我注意到聪明的人会认为无稽之谈是令人洩气的,因为他们的大脑或许在大多数时候都充斥着无止尽的想法。也由于他们接连着所有问题的可能解决方案,他们通常会在给予意见的时候花比较长的时间。我能看得出他们在成功的路上面对很大的压力,因为他们觉得他们的人生应该要通往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方向。这正是我们平常人也应该要有的想法和做法。

精选留言:
Krizian Lim: 那些聪明的人或天才,他们有数不清的想法,他们的脑袋有太多的事情,好奇和创意,思想者…… 这些有时候让他们看起来或听起来很古怪。

我认为像爱因斯坦这样的天才,也许与聪明的疯子只是一线之差?那是因为他们敢于与他人不同,用于探索,去寻找挑起他们好奇事物的答案。

也许,每一个小孩都曾是个天才。然后,我们被教导去遵从世界上的标准和规则,因此,我们都变得“平凡”了。

聪明也许是天分再加上很多的努力,在任何领域。

 

Low Keng Lok: 根据霍华德加德纳的多元智慧理论,我们有很多种智力。我们每一个人至少会在其中一项(或多于一项)在行:音乐-节奏-艺术、口语-语言学、视觉-空间、逻辑-数学、体能-运动、人际关系、内在、自然主义,和存在主义-道德方面的智力。所以,不要灰心,我们人类是智能的。

Susan Quat: 智力不是以你在学术方面有多好来衡量。我们与生俱来就有不同的才能,所以我们需要好好在那一块努力,然后在我们的领域做到最好。有些人在艺术/绘画方面很好,而有些人只要一听到一段音乐,便能弹出美妙的音符。所以,我们不要断定任何人,即使是小孩,我们要让他们自由的去选择他们在人生中要追求的事物,只要他们不伤害他人就行了。

Tay Cheow Hwang: 打从心里面说出来的演讲是最好的。你做得很好。

Raveendran Subramaniam: 丹斯里,你的即兴演说很不错。你有眼神交流,很好的运用肢体语言,清楚的表达你所要分享的东西,没有停顿,音调很好,时间也掌握得很好。所有好的演讲以及即兴演说的基本都具备了。非常好!我觉得那已经是演说会的等级了。我本身是古晋演说会俱乐部的特许会员,以及哥打京那巴鲁演说会俱乐部的特许主席。

Kum Yuen Ho: 丹斯里,很棒的演说。

2017年6月13日

从分析到麻痹: 我曾做过仓促的决定,那时我希望我能迟些做个不一样的决定。但那并没有阻止我在需要的时候,不畏艰险的做出决定。我认为分析是一件好事,但我们不可能为无法预测的事提前做出规划。 有些事情在理论上行得通,但实际上并不是。我们不应该老想着要做出完美的决定,因为我认为并不会有。我们无需无止尽的为我们要做的事,操心可能发生的后果。过度分析和犹豫不决只会拖慢我们生活上许多方面的进度。

精选留言:

Philip Lim: 没有风险,就没有收获。做每件事都有风险,即使是我们每天早上照常去上班,或夜晚舒舒服服的在我们的房间里睡觉。如果你要接受风险,接受可计算风险。

Alice YokYuen Wong: 丹斯里,我太同意你了。是的,我们需要计划,但过多的计划会让我们头疼,会让我们烦恼如果我们用另一种做法的结果会不会更好呢?那些所有的“如果”无必要的麻痹我们的脑袋,而这会让我们的生活充满焦虑。一个一直在思考的人(像我一样),即使在睡觉时都不会有完全的休息。我们的潜意识不会让我们安宁。所以,如果我能更换我的想法,我想我应该要少一点分析,让事情顺其自然。简单就是快乐。

KK Aw: 在计划阶段时,我们会分析问题,以及想出解决方案,在这过程中,指导原则也很重要。在执行阶段时,预想不到的问题会发生,我们没有时间做出深入的分析。这时,指导原则能把我们导回正轨。

2017年6月14日

我们与金钱的关系: 一位儿时的朋友问我:“你们这些有钱人应该已经拥有远超你们所需要的钱了,那么赚更多的钱对你们来说有什么意义?”这是个令人感兴趣的问题,也让我意识到,钱对我们来说不仅仅是币值和账单而已。 我们都在人生做出重大的决定:教育、工作、房子以及其它投资— 依据我们所拥有的资金。不同的是我们每一个人跟金钱的关系是什么。对于有些人来说,金钱可以代表着幸福和经济安全,又或者对那些欠债和压力的人来说,金钱是坟墓。对贪婪的人来说,他们永远都是金钱的奴隶。 那你认为你跟金钱的关系又是什么呢?

Selected followers’ comments:

Muhammad Aqil Deraman: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知道,我们的“需要”是多少,我们的“自我”是多少。一名企业家需要买豪华的汽车来让人家刮目相看,和在他的伙伴和有潜力的客户面前建立信心。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就是“需要”了。但是,如果他那样做是因为他觉得拥有一辆保时捷能让他感觉良好的话,那就是“自我”了。如果“自我”比“需要”重要,那人就会变成金钱的奴隶。很多现代的年轻人出自“自我”来花费,垂涎于名牌和昂贵的咖啡。他们时常花费没有必要的东西,导致他们最后债台高筑,即使他们还没有能力安顿自己。

Eizaz Azhar: 早安,丹斯里。我视金钱为能保障我独立的东西,让我过我要的生活,以及回报这世界的东西。我相信这是关乎创造自我、我的家人和社会的价值。对我而言,金钱只是一个能让我达到事业更高层次,以及让我能良好执行我的工作,并带来成就感的东西。

拥有越多金钱肯定不会带来伤害,那你便有能力去实现你的梦想,以及帮助被别人实现梦想,用你自己做过的方式!但是,如果你问我,到最后我们会否在简单的事物中得到慰藉,例如我们爱的人,以及我们对生活的热忱 – 我认为,那就是真正的幸福。

 

Tuck Meng Choong: 金钱有助于纾解压力,那金钱就有压力了。

如果你拥有多于足够的金钱,那你就不会有预算的限制,不会在买或不买之间有压力。如果你的孩子要念什么,要去哪里念书,金钱对那些有多于足够金钱的人就不是问题了。但是,如果对于那些每次花费时都需要算的人来说,那就是压力了。对大多数人而言,缺少金钱就是所有压力、纠纷和各种生活问题的根源。

对那些富有的人来说,金钱是永无止境的诱惑,他们的压力或许是他们不断想赚比之前更多钱的渴望。如果他们上次赚了十亿,他们这次就想赚二十亿。是这样对吗?

有时候,我在想那些有钱和超级有钱的人有一天能不能突然决定:“好吧!我已经做到了。我已经够成功了,我是时候放手了。”然后退出企业界,好好的享受他们的财富。有些人已经是有钱到他们能享受几代的财富,还会用不完,但是,他们还是活跃于企业界,直到八十多岁以上。他们是很难放手?反正他们死不带去啊……

 

2017年6月15日

不被赏识及薪水过低: 我每次看到本地和外地劳工,在大太阳底下流汗,身上都是污垢,就感到很痛心。他们是社会中最勤劳的一群,但他们不被赏识,以及接受过低的薪水。 我已故的父亲和三个哥哥都是从天亮做到天黑,收入微薄的劳工。我总是在想他们是如何设法达成目标的。我们今天这些身上沾满污垢的劳工,为了国家的发展在灼热的天气下苦干,但他们许多人却生活与死在贫穷之中。 我们有一天会不会能给我们的劳工适当的最低薪金,以及退休福利呢?

精选留言:

Patricia Cynthia Wong Wong: 午安,丹斯里。每次我经过工地,看到那些人爬高爬低,建筑房子、公寓和店屋,我会为他们祈祷,因为他们是他们家人的经济支柱。

而我继承了我母亲的传统,每逢农历新年会给收垃圾的人一个红包。

施比受更有福。

愿上天祝福你。我知道你造福很多人,也没有大肆宣传。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

Somasundaram Venkateswaran: 丹斯里,你是一名很大的雇主。你应该知道马来西亚有很多无良雇主,对这些不幸的人的剥削程度。只要你驾驶在高速公路,你会看到很多外国劳工在高架天桥和柱子工作,并常常不稳定的站在未完成建筑物较高的楼层,他们戴着很少或甚至没有安全装备。也许,他们唯一的“罪孽”是,他们出生在贫穷国家的贫穷家庭。而他们以他们整个工作生涯来付出代价。如果你真的很想帮助这些不幸的人,你应该代表这些被剥削的劳工,到各大雇主的组织,例如:马来西亚雇主工会、马来西亚制造商工会、一些商会、制造商协会等等,以及劳工部和劳资关系部。当像你这样巨大的雇主出声时,政府就会倾听。在这个国家,政府只会听取像你一样有能力、富有,以及有影响力的人的话。如果你们有良心的话,那就帮助这些穷人和不幸的人,为他们说话吧。

Philip Hii: 身为顶尖的发展商,你能带领这个领域,给员工比其它发展商更好的薪金,以及提供他们更好的员工福利。我知道你向来都是一个好老板。

2017年6月16日

不愿冒风险的人: 我许志国基金慈善部经营的儿童之家的孩子们,最近参观我的办公室,他们被我办公室的体积和宏伟所惊叹。我借此机会询问关于他们的人生志愿,和向他们保证,如果他们能够进入专业课程,例如医学或工程学,我将资助他们的高等教育。 只有几名孤儿或无家可归的孩子渴望成为企业家,他们的天性就是冒险者。在人生中,我认为通常只有有钱人或极为贫穷的人愿意冒风险,因为有钱人负担得起,而穷人没有什么东西好失去的。或许是那些刚好处在贫穷等级以上的人会害怕冒险,因为他们害怕失去他们原有的基础。

精选留言:

Low Keng Lok: 这些孩子很幸运,有丹斯里在背后支持他们,以及有这样的机会。希望他们所有的风险都是可计算的。

 

2017年6月18日

童年的简单: 我经过一个儿童游乐场,然后无法抗拒想要尝试一些游乐设施。我们都有美好的童年回忆。童年的日子并不丰富,但我们运用我们的创意,与我们拥有的事物一起度过欢乐的时光。 我对我们在英基罗村,木屋附近的流水和果树,以及之后我们搬到诗巫的Belian Lane的水灾有着生动的回忆。我尝试着去了解,为什么有些事情会谨记在我们的脑海,变成快乐的回忆,而有些则不会。 你认为有什么能帮助孩子创造正面的回忆呢?

精选留言:

Su Kiang Heng: 我认为小孩子在童年时期的基本就是玩乐。话虽如此,我看到他们的玩乐被怕输的父母夺走了。孩子被送去各种各样的课程,他们的日子都排得满满了。除此之外,科技也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我强力的鼓励我的儿子尽情地享受他的童年时光,因为这是在他之后的人生阶段无法取代的。

Vincent Cheong Kam Weng: 我们以前没有iPad,没有PlayStation、没有网际网路,但我们很有乐趣。这是其中一样我对现代的孩子感到遗憾的事。

Ong Phaik Kim: 很伤心现在我们的河流都充满引擎油和死气沉沉!我从小在我屋子前面的河流抓小鱼。我通常用藤,用厨房的筛子来捞起鱼儿。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