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 filed under 未分类.

在职场上,分歧和摩擦是常有的事。这往往会体现在办公室政治,也可能会影响生产力。取自于我2018年5月28日的脸书贴文:

办公室内的政客: 一名在几年前离开我公司的前高级职员遇到我,跟我抱怨他之后加入的两家公司的办公室政治“令人难以置信地糟糕得多”。如果你说除了死亡和税收之外,什么都是无法确定的话,那我再添加第三个元素:组织内的政治。虽然这是事实,但它的情况不应该失控,因为它可能会使员工的士气低落、妨碍生产力,以及增加员工的流失率。 如果太多人将他们的个人情绪、野心和不安的感觉带入他们的工作环境的话,那么工作场所就会变成一个政治的温床。我发现管理那些不同个性和想法的高级职员真的需要我很多的耐心。重要的是,一家公司内有能力和为人真实的员工不应该被迫离开公司,反而去偏袒那些不会使用工作技能,而是去琢磨政治技巧来取得成功的人。你工作场合的办公室政治有多严重呢?

 

精选留言:

Krizian Lim: 我以前的MD曾说过:“应付一千台机器比应付一个人更容易”。人是如此的复杂,尤其是麻烦的人。

两家上市公司合并之前的工作环境是相当融洽的。我们可能会有不同的意见,但我们都是以成绩为导向的。我们很容易便能打电话和见面讨论,只需上楼或下楼。我们不需要提前向其它部门先发送电邮,也不需要有一个可容纳几十名“各部门相关人员”的大型会议室。

两家大公司的合并也合并了来自两种不同工作系统和文化的人员。除了看到从“旧政权”出现的所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问题之外,我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人 – 办公室里的政客们打交道。我不得不处理无数次玩政治的技巧。例如:我的前同事扭曲了这一个事实,并试图在我的前MD面前,在背后将所有责任归咎到我身上。他从来不知道我精明的MD会打给我,叫我到他的房间澄清。我看到我的前同事因说话而一脸尴尬。在很多场合下,我不得不去思考如何处理那些在背后的陷害、陷阱和争夺权力的问题,再加上还需要处理几十个旧项目出现的许多荒谬的问题。我告诉我的上司,我可以处理所有与工作有关的问题,但没有精力去处理那些政客,和那些 “我不知道,这不是我处理的” 的先生和女士。那时候,我决定那里不是适合我的地方。除了三个月的辞职书面通知外,我还给我的上司三个月的口头通知,同时尽我所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并培训新人接管。

Lawrence Lee: 我也有一些爱搞办公室政治的同事(当面和背后捅刀的)。一个同事偷了我的点子,就在我面前向我们的老板提出来。多么大胆啊!但我的天性不是找吵架,所以我保持沉默。无论如何,一个不具备必要的行业知识和技能的老板是糟糕的老板。我也为了这个项目帮公司省下了至少30万元。有两名经常对老板甜言蜜语的同事得到老板的青睐。在另一家公司,那里的政治情况更糟糕。一名同事直接在老板面前挑战我。她对那个课题一无所知。最糟糕的是,这个家伙告诉我的客户,在一个重大的公共假期前一天,客户无理拖延了他们的订单,令我感到沮丧。由于缺乏一些细节,操作人员无法处理订单,这些都是时间敏感的问题。我的经验是,许多真正工作的人并没有多说话,导致他们被老板们抛在脑后,因为他们没有被老板看到。我的妻子在其它公司也告诉我同样的事情。为什么一些员工要在办公室搞政治呢?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不具备真正的技能。当然,那些非常自负和野心勃勃的人会不惜一切代价,为了要达到自己的目的。问题是,高层管理人员要如何制止这些行为。公司要如何传达他们的精神。一家公司怎么会聘请拥有这种政治人格的人呢?我的妻子看过一个这样的人如何爬上高级职位,并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有趣的是,她的老板没有在业内进行适当的检查,以了解这个人在前公司的表现。虽然其他人有听说这家伙的名声不好,但她的老板却不知道。她的老板非常友善,只依靠自己的判断力。实际上,除了通过平常的面试,有些方法是可以用来筛选这类人的。

Emil Lee: 早上好,各位。在我看来,我们的生存本能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如果我们不加以控制它的话,它会在我们的工作和闲暇的圈子中造成许多痛苦。我相信我们都应该选择一个宗教来引导我们走上正途,因为它将扮演监督人的角色。在背后捅人一刀是我们体内非常险恶的动物本能。

 

2018年5月29日

不同的文化,相同的道德观: 我与墨尔本半岛文法学校校长Stuart Johnston的商业合作关系打下良好的开始。我们正已努力在未来的几个月联合推出第二个K-12机构。当来自不同地区的合作伙伴一起工作时,显然我们的文化就会有差异。那我们就需要从彼此的角度,去了解各方面影响商业决策和策略的价值观、信仰和习俗。 1998年,我第一次跟一所国际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我设法说服他们与我这个小小的古晋学院合作。从那次之后,我与许多地区的合作伙伴合作,雇用了数百名外籍人士,并像与Stuart合作那样,运用全球人才的多元化知识和具有洞察力的思维一起工作。我认为一个人的文化大多会影响他在沟通和礼仪方面的风格。我们只有诚实、透明,和在各个情况下都采用双赢的方式,才能与我们本地或国外的商业伙伴保持信用。

 

精选留言:

Teh Lawrence: 使命和愿景很明确。起步应该要像飞机一样平顺。信任是透明、可靠和谦逊的关键,以达到双赢的方式。

有这么多外籍人士加入,一定会成功。丹斯里,你是那个握着马来西亚教育魔杖的人,如果你声称自己是第二名,没有其他人敢称自己是第一名!国家以你们为荣,随着新马来西亚的诞生,肯定有更多事情能够实现。

Ron Juliet: 早上好,各位。

有时候与不同国籍的人工作可以带来更大的收获。但是,有些时候与错误的人合作,那可能会是一场噩梦。当两个拥有相同兴趣和热忱的人碰在一起时,那就没有回头路了,要一直往前看,要扩张和增长业务。

此外,无论在谁的国家,合作伙伴中的任何一方都熟悉国家对于建立企业的规定,按照国家的法律来规划和执行会让事情更顺利。

丹斯里,祝您和您的合作伙伴Stuart Johnson成功。

Susan Quat: 不仅在商业上,它也适用于个人关系。诚实、透明、真诚、拥有相同的目标或愿景,有时我们可以同意或不同意,但最终,那会是双赢的局面,将事情全部粘在一起。

 

2018年5月30日

最值得我们听取意见的人: 我们常常会跟随长辈的智慧,运用他们所教导的东西在我们的生活上,以取得某种程度的成功。我们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去证实一些已存在的方法。但是如今,一切都在迅速地变化,不确定性已是世界的常态。我们不能再依赖“已证明”的途径和方法了,因为那些预定的方法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中已经起不了作用了。我们的父母、老师以及其他名人所告诉我们的事可能已经不符合我们蓬勃发展和不断变化的世界了。 有趣的是,许多脸书上的朋友经常私信我,要求我在各式各样的问题上给予他们意见。我真的认为没有一种方法能适用于所有人。显然,我并没有跟那些问我意见的人一样,经历过相同的困境,或者有相同的需要。事实上,我认为我们应该对那些“顾问”和“传教士”所说的话,抱有怀疑的态度。最终,最值得我们听取的建议是我们给予自己的建议,因为只有我们自己才是最了解自己状况的人。所以,我的建议是,要听取他人的意见,然后更要倾听自己的想法。

 

精选留言:

Wong Choon Lan: 下午好,各位。这个世界变化很大,许多事情已经不能再与年轻一代相匹配了。当然,我们不能完全依赖长辈们的方法,但我们依然可以应用一些建议,并将这些建议与新思维混合在一起。我完全同意丹斯里所说的,“没有一个方法能适用于所有人”,因为每个人都经历不同的困境,有不同的需求。我们会使用不同的道路,但最终我们会到达相同的目的地,这确实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所以,多倾听你内心深处的声音,确保你清楚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Agatha Tan: 身为父母,我总是问我的孩子他们想要什么,就去追求。如今的变化就像闪电般快,我们所经历的或许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适用了。然而,诚实、尊重和有同情心这些孝道和道德价值观的东西是不容忽视的。

Rodjeanall Tinjan: 所以,我的建议是,要听取他人的意见,然后更要倾听自己的想法。”– 许志国

当然,我们以前的智慧,与这个互联网时代会有所不同。但是,一个肯定的精神智慧仍然是昨天、今天和明天。重力法则和因果循环从未改变。

 

2018年5月31日

只有把力量集合起来才会变得强大: 对于在处于扩展阶段的企业来说,我认为核心团队必须要对公司的发展蓝图了如指掌。当我们处在领导地位时,我们不仅仅只是委派工作给下属。我们需要辨别每一位团员的特有强项,然后强化他们的天赋以致能发挥得最好。在我的房地产部门,我非常依赖我主要成员们的不同技能,例如:Ong Chou Wen、Clifford Hii、Dennis Ling博士以及Foong Peng Yew(不在照片中)。 我认为要改善表现的话,建立职员们的强项比纠正他们的弱点来得更有效。企业领导必须要聘请了解行业、趋势、竞争和市场的人员,而他们是无法在一个地方和一个人身上找齐这些优点的。显然,一个集合了各种强项的核心团队,才能交出更高的生产力和更好的成绩。

 

精选留言:

Alice YokYuen Wong: 今天的话题最适用于我们第十四届大选的所有人,哈哈哈….. 我还没有结束对所有前敌人联盟形成希望联盟的多样化联盟的欢乐!没有人会想到,安华、林吉祥、林冠英会与马哈迪一起合作,因为马哈迪曾将这些人都关进监狱。摆脱我们国家的贪污这个共同的目标使他们团结起来。他们每个人都吸引不同背景的选民,他们都有不同的优势,显然他们的综合实力取得了难以置信的成就!

大家早上好,没有人是什么都强的,我们在某些领域都很优秀,所以如果任何组织的领袖都可以利用每个人的优势和专业知识的话,那么成功就会随之而来。一个明智的雇主应该要找出合适的人选,来担任对的职位,才能取得最佳的成绩!最重要的是团结和专注于同一个目标。

Daniel Chan: 团结就是力量。分裂则亡!

向前迈进,我们团结一致,用决心面对一切问题,我们从不屈服,不接受失败。斯巴达克被背叛,被他们的敌人包围,直到他们的最后一口气,他们都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勇气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大家都知道他们是谁。

重要的是,我们为我们的国家和人民生存和死亡。一个真正的领导者和团结的团队会走上辉煌的道路。还有我们信任的上帝!

Rohaty Majzub: 一个领导者应该充分利用他团队的优势和能力,而不是找出他们的弱点和纠正他们。

在心理学上,人们喜欢被正面的意思鼓励,而不是听他人阐述他们的弱点。即使他们知道领导者的用意是好的,但也会有怨恨的人。一个组织的成功取决于团队,而不是个人。我们很少听到一个人成功是因为他独自一人做到的。

多人的脑袋总比一个人的来得好。

 

2018年6月1日

一个年轻人和他的亿万财富: 刘特佐不是一般三十几岁的年轻企业家。他胖乎乎的,有张娃娃脸,但他现在或许不是那么受欢迎。这个人是其中一个造成六十年政权倒台的原因。马来西亚人从来没看过一个像一马发展公司那么大规模和复杂的丑闻。刘特佐被指带走了这国家令人咋舌的上亿元纳税人的金钱,然后带到全球各地去洗钱。他是如何与当权者勾结,然后做出那些冒险的事情,真是令人无法理解。 我第一次对这名年轻人感到好奇时,是星报的最高编辑们告诉我,他们跟这个难以捉摸的世界周游者有个独家的采访。那时是2010年,我当时在该媒体集团担任执行副主席。显然,当时的“第一夫人”觉得刘特佐需要为自己被指过度的奢侈生活辩护(不要问我为什么她会牵涉其中)。刘特佐说他觉得他能为马来西亚做很多事情。最终,我们看到的是贪得无厌、严重的欺诈和违法行为。最终会不会真相大白,而犯错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呢?

 

精选留言:

Md Adros Bin Sharif: 我的“赞”不是因为阅读了内容,而是我向丹斯里致敬,谈论一个这么史诗般的课题,包括这个“热热地炸香蕉”。

Wong Kimchoon: 人们说一个男人成功(这件事情是失败)的背后,都有一个女人。一个人成功/失败的背后,还有另一个“朋友”。难怪他们说知道我们的朋友是谁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当我们成功时。但是当我们失落的时候,还在我们身边的人,他们是宝石,我们要好好照顾他们。

 

2018年6月2日

不单单是表面上的关系: 我很难定义我跟我大哥Chii Tung,77岁,和二哥Chik Yiung,74岁之间的关系。我们的年龄差距相差几乎二十岁。我们已失去了两位因病逝世的三哥和四哥(上帝保佑他们的灵魂)。有人说兄弟姐妹之间可能是最好的朋友,或是最坏的敌人。我认为跟我这两位健在的哥哥,我介于那两者之间。 我们知道我们都非常关心彼此,但是我们没有经常保持联系,或者告诉彼此我们的个人挑战。就算当时我还是个孩子,而他们已经长大了,也没什么帮助,而我们也没有什么共同的童年经历。长大了之后,我们没什么共同之处,居住的地方也离彼此很远。但我们知道我们的关系是持久的,是一辈子的事。当我们有需要时,我们会在彼此身边。我认为这比表面上的关系来得更重要。

 

精选留言:

Ong Phaik Kim: 我们分开差不多快一年了。一起玩和打架!被鞭打也要按照年龄排队!

不幸的是,我的母亲比较喜欢儿子,所以最大的被宠坏了!

我在吉隆坡长大,其余的在槟城,因此我们并不亲密。我倾向于独行侠。

我以前的班主任注意到,因此周末她都会带我到她家,让我有一个跟我同龄的人一起玩。

只有我的贪吃侄女会要求我,因为对她来说,当我有在时,他们才能吃到不同的食物!

我有很多的食谱,这意味着,如果他们下一次要吃同样的菜的话,他们不得不再等个五到十年,除非他们特别要求。或她最喜欢的巧克力融化芝士蛋糕!像芝士蛋糕的冰淇淋。已经等了六年了!一个星期的要求。让我看看我什么时候有空

食物将我们联系在一起!叻沙、achar awakperut ikan在接下来的列表菜单中。说个日期他们就会知道几时回家!不需要皇室邀请!

Doris Wong: 我的大哥大我十五岁。我有一个复杂和功能失调的家庭,我的爸爸早逝,在我之后出生的弟弟或妹妹送给了别人。除了一个大我六岁的姐姐,我的家人都支离破碎。家庭团聚是一种祝福。

Regina Bridget: 父母扮演着将他们的孩子凝聚在一起的角色,而最大的孩子应该在父母离开后接手,并且用爱和关怀和谐地对待所有的兄弟姐妹。

 

2018年6月3日

实际上保护我们的恐惧: 我发觉有一名45岁的同事实际上是因为害怕亲密行为和发展一段关系而至今仍单身。我有一些高级职员害怕做决定,这让我非常的困扰。最近的选举结果让一名大亨朋友夜夜失眠,因为他害怕政策的改变可能会影响他的商业帝国。无论我们承认与否,我们大多数的人都害怕某些事物。 在我小的时候,我怕黑、蛇和考试。我认为我们可以克服大部分的恐惧,但当中有一些恐惧可能会很强烈和持久,以至于成为终身的恐惧症。无可否认,我有惧高症。这个世界将勇敢和不畏惧禀赋很高的价值。但我认为,既然恐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它也可以是用来保护我们免于被一些事物和人来伤害我们的本能。那你又害怕些什么呢?

 

精选留言:

Ong Shuh Chien: 我有人群恐惧症。所以我不会去像新年前夕跨年倒数活动,或清仓促销活动,或大减价。

当有大批人群时,我就有预感会有不愉快的事情会发生。

所以无论多么和平,在任何街道示威的活动都不要指望我会参与。

我觉得恐惧是一种不容易克服的内心恐惧。这可能是因为过去遇过的可怕经历所造成的,例如在小的时候不小心被留在一个完全黑暗的房间里。

除非该恐惧症影响我们的生活,否则大多数人都不会去管它。😁

Wong Choon Lan: 早上好,各位。不同的人因过去的经历有不同的恐惧。我的大女儿怕狗,因为狗曾经对她吠叫。我的大儿子小时候喜欢打开冰箱,所以我的家公会在冰箱门上吊着蟑螂把他吓走。直到今天,这造成了他的恐惧。我已故的小儿子有恐高症。他非常害怕上高塔和跨越吊桥。我唯一的恐惧就是失去亲爱的人……😜

Ab Salim: 我的父母在一场吵架之后离婚。后来,我妈妈把我和我姐姐跟我的大舅一起住。在所有的混乱和不稳定的因素中,我变成了说话结结巴巴的人。所以我的恐惧是公开演讲。然而,我的好朋友是非常活跃于演讲比赛和辩论的人,这点燃了我内心的火。如果他们能做到,为什么我不能?慢慢地,尽管结结巴巴,我学会了喜欢上麦克风,并在会谈或讲座(大学期间)中抓住提问的机会。我甚至问过别人没有勇气说出来的愚蠢问题。在工作时,我参加了跆拳道课程,并学会了用大声且清晰的方式发出命令。慢慢地,我帮助我的导师教课。在90年代的经济衰退期间,我在关丹找到了一份讲课工作,尽管我结巴,但我设法将它克服。后来我了解到,英国议会杰出的演讲者Winston Churchill曾经也是说话结巴的人。通过努力、经常练习和做很多准备,他成了一名出色的演讲者;我记得他的演讲“我们要在沙滩上战斗,我们要在山上战斗……我们永远不会投降”,来团结所有英国人,要他们在二次世界大战对抗法西斯。如果他可以做到,我也可以做到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