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 filed under 未分类.

科技能让我们保持联系,但也让我们比以前更容易受到许多干扰。有时候,我们需要抽离,并为自己腾出时间。取自于我2018年8月27日的脸书贴文:

在繁忙的世界中保持沉静: 有一次,我一个去看电影,有一位同事遇见我,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困惑,奇怪我为什么一个人看电影。人们往往会把单独与寂寞划上等号。在这个亲合群的社会中,我们时常会以肢体或通过社交媒体来与他人互动。如果我们没有给自己几分钟或几小时来免于外界的影响的话,那我们可能会失去自我,因为我们没有给自己反思和沉静的空间。 我觉得我在下班后独自一人待在书房的一小时能让我很好的在思绪上分析问题,和探索自己的品牌创造力。在这个繁忙的世界中,我们在那些受噪音、速度和紧迫感驱动的机器中迷失自己。但是,我们不应该失去静静坐下十五或三十分钟,免于外界干扰的能力。在现代疯狂追求任何东西的同时,我们仍需要那懂得保护和重视沉静、隐私和缓慢的心理态度。

 

精选留言:

Kpo Junnie: 一个人看电影是很好的独处时间。你不需要应酬任何人,能好好的欣赏电影。当我和家人一起看电影时,我完全不会说话。我完全沉浸在屏幕上了。在我年轻的时候,我经常独自一人去看电影。

Betty Nuab: 我喜欢跟我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偶尔和我的孙子们一起玩游戏。但我也非常重视我跟自己独处的时间。太多活动的话往往会让我感到压力。我认为偶尔享受一些自己的私密时刻是好的,能想想一些事情,尤其是在平静舒服的环境中,这样真的能对你的心灵带来很多好处。

Doris Wong: 我独处的时间就是爬山,上下大约需要45分钟。流汗的感觉很棒。我尽可能一个星期内做越多次越好,而且我也可以感觉到我的身材保持着最佳的状态。^^

 

我在2018年8月28日至2018年9月2日的其它脸书贴文:

2018年8月28日

这个世界并不是绕着我们转的: 我没去过巴黎,但我在澳门巴黎人看到了一个小版的艾菲尔铁塔。这个法国的文化标志已列在我的旅游清单上,我答应自己在我半退休时,我就要去完成它,希望它能尽快实现。与此同时,我的朋友和职员们总是一直在脸书和Instagram上分享他们到各地旅行的照片,而我只是去比较近的地方。 旅行让人开阔他们的视野。它让我们意识到,还有很多事情远比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挑战和问题来得更艰难。那么如果一个重要的经理辞职,或是修理车子需要花费五位数的价格,那又怎样?开拓眼界能促使我们认同这世界不是绕着我们转的。在一些我去过的地方,无论是富有还是贫穷的国家,它们都在许多方面让我感到卑微,并开拓了我对人生的见解。

 

精选留言:

Cornelius Lo: 我的朋友和同事,甚至是家人都经常建议我花一些时间和金钱到国外旅行。他们的主要原因通常是你不能把钱带到你的棺材。

我认为这个世界太大了,任何人都无法走完每个感兴趣的地方;比起去探索世界,我更喜欢探索人类。

Christine Muk Kim Lee: 当你还能稳健地行走时,如果你有钱的话,跟三五好友或家人一起去旅行。你肯定会在旅行中收获丰富的知识和人生经验。

早上好,带着爱微笑。 ❤️

Philip Lim: 到了一个时候,我们会意识到,那实际上不是在于这个世界,而是在于人。

 

2018年8月29日

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父亲,但是… 他尝试努力做自己,但拿督纳兹夫丁一直以来更为人所知的是他是前首相纳吉第一次婚姻所生下的儿子。在他的父亲掌权时,他的身份令他吸引来错的人,而导致他牵涉了一些企业的失策。他有几次来我的办公室拜访我,以讨论一些商业提案,但最终并没有谈成。我们还是保持相识就好了。 媒体逮到了他在台北与台湾女演员张东晴一同出游的新闻,这显示了马来西亚的道德警务依然存在。我认为纳兹夫丁就跟其他人一样,也享有自己的个人隐私权,虽然他约会的时间点并不是那么好。他在最近的大选之前为他父亲所发表针对敦马的言论并没有为他赢来好的印象分。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父亲,但是我们能选择我们要成为什么样的孩子。

 

精选留言:

Ong Phaik Kim: 我们不能选择我们的父母,但他们可以选择不要生我们!

每当我母亲向我姐姐抱怨我时,我会告诉她,她可以选择不生我啊!

我别无选择!但我只能选择离开!

Christopher Tan:  所以你认识当时首相的儿子,但是没跟他做生意是吗?我只能说你有远见。

Tan Ching Hua: 我读过一篇脸书贴文,它说如果你天生贫穷,那不是你的错。但是如果你死的时候很穷,那就是你的错。一些聪明的人修改了这句话,如果你的父亲很穷,那不是你的错。但如果你的岳父很穷,那绝对是你的错。

 

2018年8月30日

我们体内的动物本能: 我总是会对那些动物做出本能行为的事件感到着迷,这些事情是非比寻常的,尤其是在灾难发生之前之际。众所周知,野生动物会在海啸发生之前前往高处避难,而宠物在地震发生前也会表现出异常的行为。那么,“文明”的人类是否已失去了能感应并让我们免于麻烦或灾难的动物本能呢? 我认为我们其实还保留了一些本能,但在大多数时候,我们会无视它们对我们带来的危害。许多人或许会对某些人有“不好的感觉”,但是却选择忽略他们,可是到后来才发现那些作恶者居心不良。虽然我们会被本能驱使,但我们也有做出选择的能力,这造就了我们与动物的不同。好吧!我们承认吧!有时候我们会不比我们笨笨的宠物来得聪明。

 

精选留言:

Emil Lee: 早上好,各位。这看起来你好像在化妆舞会,戴着猎豹的面具。在我看来,由于许多因素,例如:贪婪、自我和自我利益,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把第六感丢到水沟里去了。科技的进步也削弱了我们天生的防御系统。我会说这是我们人类的生存机制。这是我们为发展所付出的代价。

Teh Lawrence: 那是本能、直觉、有预知能力,还是有远见?

这问题很难,但是当情况要求我们做出反应时,我们似乎能具备其中一个或多个能力的。

上帝赐给我们这些最好的特性,但是当我们滥用它们时,我们远不及动物,它们能教人类一两种它们的能力。

Eric Wong: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高度令我们分心的世界。

我们要不时地检查自己。动物仍领先于我们。保持敏锐的头脑和外观。祝大家有个美好的一天!

 

2018年8月31日

将空头承诺一扫而去: 那一伙国阵的政客们有给予承诺的天分。我知道他们有一些会对所有事情说“我保证会做到”,但最后事情永远没做到。让我们希望希望联盟的领袖们不会跟他们一样吧!在商业方面,我曾多次被不信守承诺的人反咬了很多口。他们显然不重视他们的个人信誉,或遵从“一诺千金”这句成语。 我认同承诺不是一种法律上的合约或义务,它仅仅只是一种指示和遵守某些事情罢了。但当我们言行不一时,我们的信用和自我价值就会受损了。那么那些常常习惯性地对他人做出许多承诺,却不曾信守承诺的人会怎样呢?他们不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只好拿扫把,把那些一文不值的空头承诺一扫而去,并远离那些人,然后继续往前进。

 

Selected followers’ comments:

Aaron Yap: 在商业世界中,要说到做到…… 如果你说的话没有任何重量的话,那么你就好像消失在商业世界里一样…… 丹斯里,你说得真好……

Chay Kah Kiat: 在新政府接任之后,除了那愚蠢的第三款国产车和现在的Petron交易之外,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对未来的马来西亚有进步政策。感觉这是再一次的似曾相识。

John Tan: 在当下有热度的时候,人们可能会做出一些甜蜜的承诺,然后,他们只是耸了耸肩,继续向前走。而且,他们还会责怪那些相信他们的人,那么容易上当。他们可能会向你保证他们所说的话有多么的坚定,但之后却避开你的眼睛,或找借口。都是烂借口!😷😷

 

2018年9月1日

吃零食是导致肥胖的原因吗? 在三顿正餐之间吃或喝东西就是吃零食,而这肯定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我只需要看看我的工作场所,建筑物内有储备充足食物的茶水间、自动贩售机和咖啡厅,那我在每次开会的时候就有东西能够咀嚼。零食通常是经过加工和高卡路里的食物,例如薯片和饼干。 让我们吃零食的最主要动机就是肚子饿,但在任何时候,当有令人开胃的食物出现时,我们很难抗拒它们的诱惑。马来西亚人越来越肥胖这件事已不足为奇了。我的一名医生朋友很没有说服力的说,“聪明的”吃零食能防止我们在正餐时暴饮暴食。当我咀嚼着薯条时,我认同我们在错误的时间吃错的东西会产生不健康的问题。

 

精选留言:

Muhammad Aqil Deraman: 问题是我们不够运动。我们的现代生活方式让我们没有多少时间这样做。当我们不燃烧我们所摄取的卡路里时,我们就必须付出一些代价。在这种情况下就是我们的健康。

Teh Lawrence: 谈论这个话题让我感到愧疚。我的“怀孕”正继续升级。如果我不改变我的生活方式的话,那什么时候会结束?好的,我会更加警惕。我很羡慕Andrew兄弟。

说到在办公室里存放零食。这看起来我的员工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正在爆发,他们需要在办公室里生存三个月!

我知道如果我建议人们要正确地吃的话,那我是个伪君子。但我的用意是对的。😊

Latha Ravindran: 哈哈哈,你跟我一样喜欢薯条。我是马铃薯的粉丝,无论它是什么类型的食物,我也是香草冰淇淋的粉丝。难怪我看起来也像马铃薯一样。我在改簿子或在星期五时往往会吃零食。但如今我单纯因为不买不健康的零食而减少吃了。花生和水果是好的,不过它们很无聊。偶尔的放纵是允许的。祝大家星期六快乐!

 

2018年9月2日

做对的事情的最后机会: 国阵在最近的大选灾难性的惨败之后,领导巫统的棒子交给了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来担任他们的新领袖。鉴于他与已下台的前领袖拿督斯里纳吉的关系密切,他的形象很难不被一马公司的事件给污染了。只要他们掌权,那些政治领袖就总是会标榜他们自己像圣人一样圣洁和虔诚,但一旦他们没有权力之后,那个“没有做错事情”的基座就不复存在了。 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拥有一流的交际手腕。我们上一次见面时是在登机前,当时的副首相像久违的老朋友一样拥抱我。在他早年还没参与政治时,他涉足企业,包括我集团后来收购的一所处境艰难的大学。他的女儿Nurul及儿子Khairul有一阵子替我工作,我发觉他们都是善于表达和有抱负的人。拿督斯里阿末扎希面临着艰巨的任务,首先,他必须驾驭他的党员们,例如经常在种族和宗教课题上喋喋不休的达祖丁·阿都拉曼国会议员。虽然许多人已经唾弃巫统了,但我认为只要他们的新领袖最终做对的事情和将事情做对的话,那始终为时不晚。

 

精选留言:

Richard A. Gontusan: 党员们投KJ为党主席才是正确的事情。目前的领导只是换汤不换药……

Ting Chiew Yee: 能力不是问题,没有信任才是问题。他是一个雄心勃勃的人,但是不令人信服、没有原则、没有诚信。正如俗话所说,他可以以合适的价钱出卖他的灵魂。

Timothy Finian: 他们允许自己被尊严和傲慢所带来的“无敌”幻觉给蒙蔽了双眼。如果没有彻底的改革,我认为真的没有出路。种族化的政治在这个多元种族的马来西亚是没有地位的。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