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 filed under 未分类.

许多人认为金钱是激励人们爬向更高层次的唯一因素。这并非总是如此。取自于我2018年7月11日的脸书贴文:

你人生中的动力是什么? 你会很惊讶大多数人不知道他们活着的动力是什么。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每天都要在做他们做的事情。大部分的人早上起床是因为他们需要上班,这样才有薪水,才能偿还账单。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一个人只是为了谋生,他的人生就永远都不会有真正的动力。只有当我们有梦想去追求时,我们才会感到精力充沛,并卯足全力去追求。 我认为金钱只是让我们达到目的的工具。人们要大汽车和其它奢侈品,是因为他们想要感觉良好,和看起来很好。这是一种成就感。前首相夫人拿丁斯里罗丝玛或许拥有那些金钱和包包,但她心里面真的感觉到满足吗?人们可能用任何方式来致富,但他们的人生或许也得不到满足感。我想我们实际上只是被我们内在的欲望所驱使,而不是被金钱的气味吸引。

 

精选留言:

Ab Salim: 自小通过阅读(和练习)健康和武术,我学到了中国人的生活哲学,即是我们必须先照顾好自己,然后才能照顾好自己的社会。虽然生活中存在着许多问题,但我学习到了帮助他人能提升我的精神和人生观。如今,我为盲人(以及其他残疾人士)做志愿者,同时保持我的健康生活方式,即是不吸烟、不饮酒、健康饮食和定期运动,以及宗教活动。是的,我的人生目标是帮助那些不如我幸运的人。通过激励他们,我也能受到激励和变得正面。

Lawrence Lee: 丹斯里,我完全认同你的看法。经历了超过25年的健康之路,我了解到我们存在的目的是要提升人性。追求财富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如果以伤害他人的方式去进行的话,那就违反了宇宙法。此外,人们运用财富来做什么?是否有一部分用于慈善目的。许多人渴望达到更高层次的社会地位,有些人会在自己的自私议程中迷失自我,有些人会回馈社会。去年,我问了一个非常想念医学的年轻人为什么她要去追求这一点,她无法给我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如果那是为了追求地位和金钱,那就是误导了。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注定拥有财富的,有许多人只是满足于他们所拥有的东西,并且仍然拥有正面的能量。社会用来衡量成功的基准是错误的。几年前,我观看了一部叫作“美丽的思想”的纪录片。那改变了我对那些被视为异常(自闭症、内向的人等)的人的看法。疯狂的科学家们是典型的内向者,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没有他们,我们就没有巨大的突破。他们不仅仅是靠左脑,讽刺的是,是直觉引导他们去“发现”的。回到我们生活的目的这一点,我们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为了财富而活的,但这并不能阻止我们过着有目标的生活。

Emil Lee: 早上好,各位。我的梦想是在我的黄金岁月时去旅行和看世界,但不幸的是,我无法实现我的梦想工作。我必须承担其它责任,我必须惜福,因为我相信黑暗中都会有一丝曙光。世界是美丽的,阴暗或微光,取决于你自己如何去看待。

 

我在2018年7月9日至2018年7月15日的其它脸书贴文:

2018年7月9日

当贸易和友谊蓬勃发展时: 由于担心新政府接任国家之后政策发生变化,许多外国投资者变得紧张不安。我许多来自中国的合作伙伴希望更清楚地了解我们国家新的政治和商业局势。我的集团与中国合作伙伴签订了几项大型交易,这些交易已经按下了“暂停的按钮”,但我有信心我们这些严格依据功绩的私人项目,会在他们对我们的经济和新政府有信心时继续进行。 在教育方面,我们实际上取得了更大的进展。我们与山东交通学院校长孙秀丽女士(译音)连同她的代表团最近同意了新的学术合作。随着双边贸易每年达到1000亿令吉的成绩,我相信马来西亚与中国的良好商业关系和友谊将会继续蓬勃发展。我们许多人的父母都是从中国移民过来的,而不久前那些极端分子叫马来西亚华人“回去中国”。现在这种情况就好像我们是不可避免地交织在一起一样。

 

精选留言:

Philip Lim: 我们需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忘记“Apa lagi Cina mahu?”(华人到底还想要什么?)这句话。当时马来西亚人只是想要一个干净、进步和繁荣的马来西亚。没有其它的了。

Frankie David Chieng: 部长或政治家叫特定的种族回去他们祖先的国家是不适当的行为。那只会显示他们在治理和管理方面能力的不足。随着国际贸易的增加,各国之间的友谊也能增进。愿新的马来西亚政府继续为其多元种族社会植入良好的贸易政策和公平的治理。

Andrew Chan: 中国现在正迅速地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忽视她的人是愚蠢的。许多非华人父母现在会把孩子们送到华校念书,他们有远见。即便是我的小儿子最近也说他将在今年的SPM之后会拿中文。让我们拥抱进步和开放。祈祷这个由希盟联邦政府管理,称之为新的马来西亚政府是他们的支持者所希望的,即是采用实用主义,而不是教条主义。独中统考文凭应该被高度认可进入公务员以及当地大学。马来西亚必须超越宗教和种族的不同,才能进步。

 

2018年7月10日

信任政客?开什么玩笑! 在马来西亚,政治家是最不值得信赖的一群,这令人意外吗?远景研究中心(远景)在一项调查中发现只有16%的受访者信任他们。一般的公民认为,政治家严重缺失的关键特质是诚实。远景(我是其理事会的创始主席)在五月九日的大选之前进行了该民意调查。 为什么政客们不被信任呢?原因可能有无数个,但常见的直觉是政治家常撒谎,他们对于任何实质以及琐碎的事情撒谎。他们指望他们的追随者相信他们的谎言,即使是在面对无可辩驳的证据面前。他们认为,只要他们经常重复那些谎言的话,它们就会变成事实了。我希望随着新的领袖们上位,如果我们现在进行同样的民调的话,该信任度会比之前的16%好。我们需要更好的政客,或是我们需要更珍惜我们已经拥有的政客呢?

 

精选留言:

Kent Yee: 早上好,微笑。

信任是需要很多尊重和珍惜来得到的。

但是,我认为社会应该受到指责,因为他们只信任那些与政治家有关的东西。至少每当他们令我们失望时,他们的领袖至少应该对那些撒谎的人采取一些行动,而不是因为大多数人容易忘记,就随便带过。

这并不是最糟糕的,他们承传了自古以来“Tidak Apa”的态度,就是不关我的事的态度。许多自私的人永无止境的支持他们的政治家,他们无论是对是错都帮助他们。社会需要重新认可他们可以信赖的政治家。微笑。

Rose Kho: 早上好,丹斯里。

“相信政治家”

一点都不相信。大部分都只是空谈,承诺再承诺,但从未实现。就像砂拉越一样。在竞选期间,一堆承诺,结束后,他们都变成聋子了。

是的,我们可以说公众总是愚蠢的,投票给某些善于说话的政治家。

Teh Lawrence: 第一次说话会心虚。第二次变得比较容易。在那之后说谎就像唱歌一样了。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公司,所以也不会有完美的政府。民主允许人们能做出选择。

新政府接手还没有达到100天。基于我们对旧政府的经历,我们对新政府有点不耐烦了。罗马非一日建成。有些人连用了60年都做不好。

有时会有错误,人们会做出错误的决定。让我们给希望一个机会。凡事都有希望,能让我们继续前进。

 

2018年7月12日

我们人生中的学习时刻: 我在大约二十年前接手的小学院的早期学生是已工作的成年人,他们对学院稀疏的设施并没有太挑剔,他们更关心的是讲师的质量。我本身是在35岁时毕业于法律学位,当时我同时在经营餐饮业务。我之后没有加入法律界,但却开始了我对终身学习的热爱。每天尝试学习新事物是很有挑战性和好玩的事。 不幸的是,大多数人认为学习是小孩子的事,而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们没有时间去做这些“琐碎”的事情,因为有大把的重要事情需要做!但是,我们每天都会碰到学习的时刻,举凡简单到复杂的事情。我走进一部电梯,而我在想它是怎么运作的。一名员工发脾气,我对他的心理方面感到好奇。学习帮助我们做出更明智的决策,并激发我们的创造力,学习肯定会让我们变得更有趣。我们学习的越多,我们就会意识到我们知道的越少。

 

精选留言:

Rodjeanall Tinjan: “我们学习的越多,我们就越会发现我们懂的很少” – 许志国

千真万确。我们对这神秘世界的智慧和理解只有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实践,才能充实地生活,才会有意义。

Jeffrey Cheah Kwet Hiong: 丹斯里,我一直在等着你发布这个主题,我能阐述我所知道,而你能认证我所说的事。丹斯里,关于这个私人教育和补习中心的主题,我可以骄傲同时谦卑地说,我处于一个非常独特的位置可以谈论此事!

在这个私立教育领域中,我是其中一个扮演学术和专业人士的先驱之一!

我在60年代末从马来亚大学毕业时开始参与私立教育领域!

当时有3所主要迎合文科生的私立教育机构,那就是Goon InstitutionStamford CollegeVanto Academy

Stamford的创始人是Elias PerieraGoon的是Goon Koon LeongVanto Academy是由VargheseAntony两兄弟创立的!而我是Antony的朋友!

1970年,马来西亚刚刚经历了臭名昭彰的513种族骚乱事件,结果促使Razak政府推出了国家经济和教育政策,以纠正不平衡及有利于华人的经济蛋糕!

1970年开始,公共教育系统引入了固打制度,为马来学生提供更多进入高等教育的机会,因此许多非马来人无法进入政府学校年中六!

因此,许多中五的毕业生去StamfordGoonVanto这些地方念书!

我这个当时身为经济系的毕业生有充分的选择从这三家之中选择其一!

我的朋友Antony曾邀请我加入他的学院,但我觉得要是我加入他的话,我的朋友就会成为我的老板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政策!基于这个理由,我加入了Goon,因为老板是华人!十年后,Goon给予我一份合作伙伴关系,那就是历史了!

Goon70年代和80年代初期蓬勃发展!

它在私立教育领域的成功吸引了许多新人加入,第一个是Systematic Business Centre,也就是世纪大学与学院的前身,现在是丹斯里的旗舰!

Systematic是由三名年轻人创立的,其中一名是马来西亚人,他毕业于新加坡大学,在新加坡的Systematic工作!

他招募了两名Goon Institute的毕业生,去开始吉隆坡的Systematic

Systematic成立的最初几年对Goon来说是威胁和掠夺者!

Systematic之后,KDUKolej Damansara Utama)、InformaticsINTIPrime CollegeHELPSedaya(现在的UCSi)出现了。

当然在70年代,在这个国家有FIT(联邦理工学院),它迎合了较贫困的中五毕业生,那些比较不是那么倾向于学术,而是技术方面的学生!

之后我们有了泰莱学院,它是针对比较富裕和有能力的家庭,尤其是放眼要到澳洲和英国升学的学生们。

许多上述提到的创始人逐渐淡出这领域,因为他们逝世或退休了,这拯救了HELPUCSi的创办人,分别是Dato Paul ChanDato Peter Ng

令人惊讶的是,一位名叫Clement Hii的人突然进入私立教育界,他在我认识的人,例如:HELPDato Dr Paul ChanUCSIDatoPeter Ng以及Prime CollegeDatoSeri Kee Yong Wee当中一枝独秀!

在我成为丹斯里许志国这个平台的粉丝之前,我以为他一定是亿万富翁或大亨的儿子,因为我无法想象一个名叫Clement Hii的人是如何成为世纪大学与学院的大多数拥有者!

在阅读了他的文章和帖子之后,我才开始知道他是从贫苦人家开始的!

我知道有些人是从经营补习中心开始,然后成为edupreneur的,其中一个是Dato MS Tan,他从一家补习中心开始,然后成为Metropolitan College的拥有人,与澳洲的RMIT结盟!

我观察他做得很好,但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的Metropolitan CollegeINTI收购了!

INTI的最初创始人也卖掉了他的股份,退出教育领域了!

看看过去这40多年,我看到了许多私立教育机构的兴衰!

丹斯里,知道你是出生于贫苦的家境之后,我真心向你致敬,因为你的“光辉”、你的能力以及你的领导,令你的教育机构成为这个国家领先的学府之一!

 

2018年7月13日

有时分散注意力是好的: 有时候我们心情不佳,随着一整天下来,我们的心情变得更糟。有几天我看着我的工作行程表,然后感觉到人生就是在从一项任务赶到另一项任务。我们因小事情而胡思乱想,再加上我们还需要应付那些不讲理的人的讨厌行为。 我发现到,当我们开始觉得心情低落时,分散注意力是一个快速的解决方案。一名贵宾最近让我等了一小时,而前几天我被一些讨厌的客人困住了。在这两个场合中,我拿出了我的iPad为之后的脸书贴文打好草稿,然后突然给远方的朋友打了个电话。当我们在遇到小烦恼时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时候,我们为自己创造了美好的心情。

 

精选留言:

Krizian Lim: 我的丈夫善于使用分散注意力的力量。每当他感觉到一个谈话可能导致火山爆发时,他就会迅速,自然而很有技巧地转移话题。成功率高达98%! 😉

Alice YokYuen Wong: 在忙于日常的工作中,分散注意力有时是好的。

就像我现在正处于财务年终结束一样,我的思绪充满了许许多多还没准备好的账目,以进行审计,但一些热门新闻是分散我注意力的管道,以减轻我的压力。

工作是永无止境的,但我们需要工作以满足我们的日常需求。因此,如果我们脑子里只有工作和赶期限的话,那生活就变成了一件苦差事。因此,工作时同时倾听同事们聊一些琐碎的事,也是一种很好的分散注意力。

大家周五快乐,我们本周末的世界杯决赛将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享受法国对克罗地亚的对决吧!😀😀

Muhammad Aqil Deraman: 但我们已经够容易分心了!我们的债务高达一万亿令吉(据称),我们的教育系统需要进行重大改革。但是就像穿着要求这类的小事也让我们放错注意力的话,那我们要如何成为发达国家?

 

2018年7月14日

什么对你来说是自然的,什么不是: 你或许没有察觉到,但有些对你来说很自然的事对其他人来说未必是自然而然的。我相信我们都有天生的才艺和能力来让我们做起某些事情比其他人来得容易。我遇过有人能完美地演奏乐器、有超强的记忆力,或是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创作出优秀的设计。事实上,我有很长一段时间认为我自己没有特别擅长的才艺。之后,我发觉我在写作方面还不错,而我在品牌方面的概念帮助了我的业务。 我有些朋友能轻易地与任何人交朋友,这并不是他们长期以来所练习的事情,而是他们一直以来就很擅长的事。另一方面,我则一直很努力地在扩大我的社交圈子。毫无疑问地,我们都能在不同的领域进步自己以及学习到新的技能。但如果我们没有某方面的天赋的话,我们会需要花费很大的努力才能把一些事情做好。我跳舞笨手笨脚,记名字和号码根本不行。你知道你天生的才艺是什么吗?

 

精选留言:

Jasmine Ang: 大家早上好。

什么对我们来说是很自然的?我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母性。从烹饪、打扫到养育,这一切对母亲来说都是自然而然的。在职业生涯和家庭之间或两者,都取决于我们的优先考虑。

对我来说,我喜欢、喜爱、希望或想要做的事都不是那么重要,我选择家。有什么问题出现在我面前,我都能够尽力处理好。

Susan Quat: 我比较善于聆听多于说话,但是当遇到年轻人或老年人时,我都可以跟他们对话,甚至是陌生人。我也可以做饭,即使是第一次尝试(简单的菜肴)也可以做出很棒的菜肴。我不喜欢数字,我喜欢语言和写作。确实有些事情是天生自然就会的,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一种后天的技能。

Khoo Kah Hin: 我天生就是顽皮,有数学天分。除了数学之外,我在小学的所有科目都不及格,但数学我总是得最高分。在中五时,我在纯科学科目中表现良好,出社会之后我在一家化学工厂工作,这是一份适合我顽皮个性的工作。顽皮让我有创造力,尽管是3D的工作。在70年代,很少人敢从事3D工作,但现在没有本地人,只有外籍员工。或许人生就是你带着你的天赋去冒险、去接触、经历和做你的第一份工作。

 

2018年7月15日

被攻击的鱼翅汤: 最近,一家吉隆坡餐厅在他们的鱼缸里养鲨鱼的视频引发网民的愤怒,这起事件令我回想起一件事。有一次,一名澳洲的客人在我招待的晚宴上拒绝食用鱼翅汤。我必须承认我当时非常地不敏感,我开玩笑地问他,既然那些鲨鱼都已经被杀了,他这样的行为有帮助吗?他觉得我的说法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的,但是他不吃鱼翅的决定能鼓励他人一起跟随这个做法。 鱼翅这道令人垂涎欲滴的中华美食象征着富裕。鱼翅本身是淡而无味的,而许多种口味的汤羹会伴随着鱼翅。我不是鱼翅的粉丝,但如果它出现在晚宴上的菜单的话,我便会跟随大队一起食用。一个朋友批评我不吃鱼翅也帮不了那些在海里活着的鲨鱼这个言论。他说,如果我们吃鱼翅的话,我们便创造了另一片鱼翅的空缺,而这片鱼翅会来自另一只被杀的鲨鱼身上。

 

精选留言:

Doris Wong: 我不喜欢鲨鱼,尤其是在看了电影《大白鲨》之后。我喜欢鲨鱼皮汤。几年前,当时流行对鱼翅汤说“不”的运动,我十几岁的女儿在晚餐时发布了她吃鱼翅汤的贴文…… 然后她不认识的脸书的人抨击她!拜托!我们只是参加婚礼的客人!那你有说那些服用豪猪胆汁的人吗?人们也为了它的胆汁残忍地杀死它们啊!我不宽恕残忍,但我也不会因为它而批评。

Ong Phaik Kim: 吃还是不吃。

这不是个问题,直到凶猛的中国12亿(?)人口的释放降临到我们身上!

他们什么都吃,直到绝种!他们需要适度!

教育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一直告诉他们要打包,不要浪费!

最近,他们在一家酒楼吃了两桌,账单加起来高达五千块!

我叫服务生打包吃不完的食物!带回到巴士上!

我建议领队取消我之前预订的海外餐厅晚餐,先生,我们还剩下那么多食物!不要浪费。

最后我把他们带到黄阿华,让他们吃完剩下的午餐,和点了一些新菜!

他们总是点多了!变成浪费!

我们的行为反映了我们的国家!他们必须唤醒内心的自尊,才能做正确的事!从餐厅到机场!我有秩序的排队。

有些人会问我,你是志愿者吗?帮助游客办理登机手续?不是!我是导游,我帮我的小组办理登机手续!有时他们被他们的导游抛弃,因为销售不好!当你成为金钱的奴隶,你便失去了人性!要对你的工作负责!

随着新发现的财富,它带来的是新的责任或是不负责任?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